朱家峪

  山東省章丘市官莊鎮朱家峪,位于南麻東南4.5公里處,太平頂之陰,馬連山西麓。234人,6個姓氏,朱姓為主。耕地244畝,山灘2000畝,屬山嶺地帶。經營農業林果。產花椒。據《朱氏家譜》載:“清乾隆十七年(1752年)先祖諱民坤,由沂州蘭山縣朱家屯遷至。”以姓氏地貌取名。朱家峪朱家峪,是中國北方地區典型的山村型古村落,是山東省唯一的“中國歷史文化名村”。這里,祠廟、樓閣、古橋、古文化遺址等景點星羅棋布;四面青峰隱隱,溪中碧水悠悠;長白、胡山諸峰拱衛映帶如畫;悠久的歷史文化,多姿多彩的風景名勝資源吸引著大批中外游客和學者。在他們眼里朱家峪就是一本很厚的“書”,涉及政治、歷史、民族、宗教、文化、園林、建筑、藝術、自然、地理等科學。

  據專家考證出土陶器,夏商時期有廬于此,距今3800年以上。朱家峪自明代以來,雖經六百余年滄桑,仍較完整地保存著原來的古橋、古道、古祠、古廟、古宅、古校、古泉、古哨等建筑格局。朱家峪大小古建筑近200處,大小石橋99座,井泉66處,自然景觀100余處。這里,自然環境幽雅,文化底蘊豐厚。自古以來,由于重視文化教育,人才輩出。清末至民國年間,本村私塾,星羅棋布,達17余處,先后有文峰小學、女子學校和山陰小學各一處。20世紀初,朱家峪開始有了新式教育。1932年,開明人士朱連拔、朱連弟創辦了朱家峪女子學校,這是中國農 村地區較早的女子學堂,設一個班,學生廿余人,孫吉祥(女)為先生。古老的朱家峪村,在章丘率先提倡女子教育,難能可貴,反響巨大。清末至今,全村教師120余人,從建國至2003年,大專以上文化程度者達150余人。胡山道教歷史悠久,據考,道教歷史上山東除泰山、嶗山,胡山并列其后。自唐代時胡山頂峰上就有廟宇,遠近百姓都有前來上香祈愿的。廟宇曾由僧侶和道士交替主持,自清康熙后,一直為全真教龍門宗主持,胡山是山東宗教文化的重要發祥地。豐厚的民俗文化底蘊激起了人們對中國傳統歷史文化回味、探索和深入研究的無盡興趣。游客可入村“歸真、訪古、探幽”,一飽眼福,感悟人生。《闖關東》中朱開山就來自朱家峪(虛構)。

  歷史淵源

  朱家峪歷史悠久,古風神韻,人杰地靈,文化燦爛。據專家考證出土陶器,夏商時期有廬于此,距今3800年以上。該村自明代以來,雖經六百余年滄桑,仍較完整的保存著古橋、古道、古祠、古廟、古宅、古校、古泉、古哨等建筑,上下盤道,高低參差,錯落有致。朱家峪有大小古建筑近二百處,各種石橋二十余座,井泉二十余處,廟宇十余座,有被譽為“世界立交橋原型”的康熙雙橋、有“古代交通先驅”之稱的雙軌古道,還有文昌閣、關帝廟、朱氏家祠、壇橋七折等,人文、自然景觀數不勝數,因此,被專家譽為“齊魯第一古村·江北聚落標本”。據傳,戰國時期便有廬于此,原名城角峪,朱氏于明洪武初年入村,因朱氏與皇帝朱元璋同宗,復更名朱家峪。自明初至今,雖歷經六百年滄桑巨變,仍完整的保存了原來的建筑格局,古風古貌。

  古村為梯形居落,上下盤道,高底參差,錯落有致。三面環山,南接胡山,西連胡山森林公園,北臨齊魯世博精品園;域內面積七千畝,有祠廟、樓閣、石橋、故道、古泉等大小景點八十余處,系休閑、旅游、度假的一方寶地。章丘自古多寶貝,人杰地靈。說遠的,距今四五千年,以黑陶文化為代表的龍山文化的發祥地就在城西城子崖。說近的,中國近現代工商業發展史上蜚聲全國的“祥”字商號創始人孟洛川及其家族就在城北舊軍村。因而,朱家峪這座頗具明清古貌的山村便像大樹下的無名草一般,被罩了個嚴嚴實實,無人知無人曉。雖然村子緊靠309國道,西距山東省會濟南僅45公里,但多少來往的人卻總與其失之交臂。也正因如此,村子的古老風貌,也可以說是“原生態”才得以完整地“原汁原味”地保存下來,而沒有像其他一些古村鎮一般變得面目全非。

  據《章丘地名志》,朱家峪原名城角峪,后改稱富山峪。明洪武初年,朱氏家族自河北棗強遷到該村。因“朱”為國姓,據考該村朱氏確與朱元璋同一脈系,便攀上高枝改村名為朱家峪,遂認朱良盛為本村朱氏一世開基祖。算起來,距今有600多年了。朱家峪村被譽為“齊魯第一古村,江北第一標本”,至今仍完整的保存了原來的建筑格局,古風古貌。古村為梯形居落,上下盤道,高底參差,錯落有致。古村域內面積七千畝,有祠廟、樓閣、石橋、故道、古泉等大小景點八十余處。自然環境優美,文化底蘊豐厚,系休閑、旅游、度假的一方寶地。朱家峪東南西三面青山環抱,北面是廣袤的平原,村子像坐在一把巨大的太師椅上。村口在北,一進村便像打開了一部史書。村里人少,外來人更是稀罕,一派寂靜。陣陣蟬嗚外,偶爾傳來幾聲犬吠雞叫。很遠就可聽到收工下坡的人與老槐樹下納涼的老人打招呼的聲音。穿過已是斷墻殘垣的圩門、哨門,在泛著幽光的山石古道、石橋的引導下,走過一座座房檐上長滿蓑草的石砌老屋,推開一扇扇斑駁的黑漆大門,都會找到些久遠的故事。房前屋后那沉睡已久的石碾、石磨、石臼、石缸、古井和鑲在墻上的拴馬石,也都會成為那首古老鄉謠的美麗音符。

  與江、浙、皖、贛那些富豪云集、雕粱畫棟的古鎮迥然不同,朱家峪樸素而天成,絕無奢華與氣派,少了許多脂粉氣。由于是典型的北方山鄉,村民自古生活簡樸,男耕女織,民居、橋梁和古道也就地取材,靠山吃山,以石筑造。即使一些家境富裕的名門望族、書香世家也不追求排場,院井根據地勢巧妙安排布局,在質樸中多了些書卷氣。可見村里人始終遵循《朱子治家格言》中“勿營華屋,勿謀良田”和“耕讀傳家”的古訓。那些祠堂、樓閣、圩門等也都體量不大,巧妙地躲藏在綠樹、山石中,給人一派與世無爭的逍遙景象。與江北平原的村莊也有不同,朱家峪房舍布局不是傳統的正南正北,方方正正。街巷也不橫平豎直,排列有序,而是順山就勢,高低錯落,疏密有致。那一條條山徑古道,蜿蜒起伏,幽深靜謐,撲朔迷離,常常會令初來乍到者找不著北,使這座村子多了幾分神秘。從進村的第一道門——禮門開始,便是保留至今的明代始建的古道。山石鋪就的古道中央,嵌有兩溜大塊青石,形似鐵路,村民們形象地稱其為“雙軌”古道。“雙軌”不為好看,而有其獨特的用途。早年村里就規定,走路必須靠右行,兩股道自然也分成了上下行,這與今天的交通規則不謀而合。古道的盡頭便是連接各家各戶的小徑,為了防滑,斜坡上的道心用的是沙石而不是青石。有趣的是,在村的中央,還有兩座清康熙年間修建的青石拱橋,上下皆可行人走車馬,大雨時,橋下亦可行洪。橋身青石壘砌,不用灰漿,雖有三百余年的歷史,依然堅固如初。有專家說這是現代立交橋的雛形。看得出這小小的山村從始建之初就經過高人指點,充分體現了“天人合一”的人文情懷。如果說山是骨架,那么眾多的泉水和古井便是這村子的血脈了。據襯里人講,全村共有圣水靈泉、長流泉和半井龍泉等大小泉眼、古井20余處,雨水豐沛時泉涌成溪、成河,順勢而下,向北穿過整個村子,也給這村子帶來了靈性。如今朱家峪雖已連續四年大旱,但村民飲水尚未出現危機。有水便有橋。奇怪的是這小小山鄉還曾大興修橋之風,擁有大小橋梁30余座。 除了那兩座古立交橋外,村里八大景之一“壇井七橋”便成為石橋最為集中的地方。在村東南山下有一口小肚子大的古井,故名壇井,井畔小河之上東南北三面建有七座小橋,而且拱橋、板橋形態各異。水盛時橋畔村婦洗衣、孩子嬉鬧,宛若江南。為了保護好美麗的家園,1 9世紀中葉村民們在村西北雁落山和村東北的東山之間筑起一道長一公里高約三至五米不等的石圩,中間筑了東西兩個圩門,門樓上有了望臺和箭垛口,下為拱形門洞可行人通車。石圩內還有第二道防線,設東、中、西三座哨門,可謂戒備森嚴。如今石圩已坍塌損毀,僅剩殘墻,但圩門(禮門)和東西兩哨門保留下來,成為獨特的景觀。如今,在朱家峪還保留著一座完整的私塾,是一個緊湊的四合院,右邊是廚房,左邊是書房,正對著主人的居室的則是一座兩層的藏書樓,它的主人朱逢寅,因為教出了兩個有名的舉人,被皇帝賜予了明經進士的榮譽稱號。村內有一座朱氏家祠,則體現了朱氏家族重視文化的傳統。“光緒年間,1893年,朱家朱鳳皋考取了五品舉人,因此立這個旗桿座,自古以來這個建筑就叫旗桿座,這是做官的一種標志。再看上面那個七星圖,這里也有一個故事,就是宋代理學家、哲學家、東方文化的杰出代表朱熹,他也是儒家學派正宗繼承人,他下生的時候,臉上右臉部有七個黑點,像天上的那個北斗星,這是朱氏家族文運圖騰,以此激勵朱氏后人要刻苦讀書,以求成為國家棟梁之才。”

  九大景觀

    圣水靈泉建于清康熙六十年(1721),歲次辛丑初秋。井口處,石砌拱形,內墻有碑志,朱士豸撰寫。昔日,泉水涌流,草木蕃盛,百鳥爭鳴;山峰奇秀,云霧飛渡,如置身于仙境。圣水靈泉,已列入濟南市郊風景區名泉。立交古橋立交橋位于古村老槐樹西下側,共分東西兩座,相距約十米。東橋建于康熙九年(1670年),西橋建于康熙二十七年(1688年),至今三百余年。東西兩座立交古橋,相距約十余米。上下行人,通車運輸,十分方便。橋身全用小型青石疊砌而成,歷盡風雨雪霜,未曾損壞,依然原貌。被專家譽為“現代立交橋的雛形”。危閣連云原名文昌閣,考魁星樓碑志,系山陰朱霞所設計、創建。文昌閣上建閣樓,下筑閣洞,造型古雅、宏偉而壯觀。樓洞一體,全用大青方石筑成,歷盡滄桑,堅不可摧。文峰獨秀文峰山,拔地而起,外形獨特,形如“金”字塔,遍山塔柏,數百年來,郁郁蔥蔥。山下,泉水涌流,水質特好,泉邊老人壽域九十,故取名“長壽泉”。山東電視臺、濟南電視臺多次報道,已聞名于外。可謂“山不在高,有仙則名;水不在深,有龍則靈”。關帝小廟位于舊村雙井北,修筑于一北墻中,考其墻碑,建于清嘉慶十三年,歲次戊辰(1808)。小廟三面盡用大青石扣砌而成,坐北面南。關帝日日夜夜面對路人,閱盡人間滄桑——真善美——假惡丑——歷歷在目。 帝在這里是主風水的,因為山東時常旱澇,所以關帝在這里是祈求風調雨順.至于閱盡人間滄桑,是杜撰之辭,子虛烏有也.朱氏家祠位于舊村北首東側,創建于清光緒八年(1882)。領袖朱士杰、朱秉忠和朱秉剛。墻碑載“歷時既近周甲祠屋剝蝕……”復修于民國廿六年(1937)荷月。朱氏家祠共分里外兩院,堂前院中原有名木四株,現只存高大百年檜柏一棵,依然生機勃發。舊時,每年正月初一早晨,朱氏后人聚祠堂內祭祖,“入堂思敬,肅然致衰”,“非敢謂光前裕后,實不忘報本追遠”以此激勵后人,不斷進取,再創輝煌。 現已飼門緊鎖,里面同步的一人.據村民介紹,現在他們也是無法進入的.女子學堂民國廿一年(1932)本村教育先師朱連拔(字麟書)積極操辦,大力支持開明人士朱連弟等人,創辦女子學堂(官屋為教室),設一個班,學生廿余人,孫吉祥(女)為先生。 現在已成為小商店,為游人服務.東山長流泉在官莊鄉朱家峪村東、泉子嶺東坡崖壁上,南北并列兩個形態相同的石洞,洞壁兩側有龍頭伸出水自龍口瀉出,流入深1.5米的方池。平時細水長流,雨季時流勢甚旺。因四季水流不斷,故人稱“長流泉”。此泉共分南北兩方水池,緊緊相依。南池建于清光緒二十四年(1898)仲春,北池建于民國十年(1921)三月。在南池南北兩面石墻上,各有一石雕龍頭,相對而視。每當開泉季節,清涼的泉水,從龍口噴涌而出,注入方池,清澈見底,甘甜爽口。壇井七折又名壇井七孔橋,位于舊村東南首,文峰山東北腳下。從無碑碣記載,無從考證其修建年月。壇井口小、肚大,狀若壇。井水系文峰山下潛流涌出,甘甜適口,從未干涸。在壇井北東南三面,建有七座小橋,曲折相連,縱橫交織。在壇井北、東、南三面,建有七座小橋,縱橫交錯,曲折相連。壇井與七橋,相依為伴。昔日,綠柳下,石橋邊,洗衣村姑,四時不斷。

  民俗博物館

    朱家峪,是中國北方地區典型的山村型古村落,是山東省唯一的“中國歷史文化名村”。在這不足五平方公里的岱北勝景里,祠廟、樓閣、古橋、古文化遺址等景點星羅棋布,四面青峰隱隱,溪中碧水悠悠,長白、胡山諸峰拱衛映帶如畫,悠久的歷史文化,多姿多彩的風景名勝資源每年吸引著大批中外游客和學者,在他們眼里朱家峪就是一本很厚的“書”,涉及政治、歷史、民族、宗教、文化、園林、建筑、藝術、自然、地理等科學,豐厚的民俗文化底蘊激起了人們對中國傳統歷史文化回味、探索和深入研究的無盡興趣。朱家峪民俗博物館正是基于這樣一個特定的自然人文環境而誕生的,豐富的展品、獨特的歷史視角對于人們解讀中國、解讀歷史、解讀朱家峪歷史文化名村的內涵有很大的現實價值。中國科舉制度博物館漫長的封建社會以科舉取士,朱家峪歷來科舉發達,名賢輩出,故以其遺存文物舉辦歷史文化博物館,使人深刻了解中國古代封建士子們從出生到老死的科舉文化人生旅程。石刻歷史文化藝術博物館深厚的文化歷史底蘊,培養了朱家峪的石刻文化藝術,在長達兩千年的歷史里,朱家峪人世世代代生衍不息,遺留下了豐富的石刻文化藝術品,包括石梁、石祠、石碑、石刻、石人、石獸、石雕、石具,基本上代表了中國北方傳統民間石刻工藝水平。齊魯石刻歷史文化藝術博物館將集中這些石刻的代表作品,給世人一個了解感受中國傳世石刻藝術的機會。民間木雕博物館朱家峪人在幾千年的生活實踐中,不僅創造了輝煌的石刻藝術,還創造了輝煌的木雕藝術,這些木雕藝術作品涉及到建筑、家具、工藝品等人們生活的各個方面,在朱家峪形成了獨特的傳世藝術風格。在此專題博物館里,將集中展出古代木雕人物、幾案、條山、鏡架、匣盒、根藝、家具等等,同時配套展出民間染織、瓷器、字畫等,使人能更深刻地了解朱家峪人的藝術創作水平和古代生活習俗。民間青花瓷博物館中國青花瓷是炎黃子孫引以為驕傲的國粹,幾千年以來,中國人以制瓷工藝的精湛而名聞世界。朱家峪民間青花瓷博物館,將集中展示自唐朝以來的民間傳世瓷器用具,尤其是元、明、清以來的青花瓷,包括盤、碗、碟、罐、祭器、禮器、文玩、擺件等各種不同用途的青花瓷器,以展示中國北方古人的生活禮儀傳統用具,拉近人們與中國傳統文化的距離,使人們在欣賞古代青花瓷的同時,學到收藏、欣賞、鑒別真偽的知識,從而豐富自己的文化知識結構,提高自己的文化生活質量。文革物品博物館文革是中國歷史上一個特定的時代,朱家峪和其他地方一樣,也經歷了文革的影響和沖擊,當地留下了大量的文革文物,這個博物館正是匯集了這些文物,包括毛主席像、像章、文革圖書、字畫、掛件等,使人一入其中,便回到歷史的時空里,深刻地感受到中國文革那史無前例的狂躁時代。影視片場展示廳從斯琴高娃主演的《紅嫂》,到近期拍攝完畢的電視劇《闖關東》、《靠山》、《永遠是春天》……。朱家峪影視基地已漸入佳境。繪畫攝影展示廳朱家峪是攝影、繪畫愛好者理想的創作之地,多個優秀獲獎創作作品就是出自朱家峪。而今,朱家峪也是婚紗攝影影樓理想的拍攝場地。除了以上專題博物館以外,朱家峪民俗博物館還將開設與游人互動的節目,如篆刻、根藝、織染等活動,使博物館活起來,從而與歷史文化名村的形象統一起來,使人寓樂于玩,達到身心俱能放松的境界。朱家峪門票:15元/人

  女子學堂鴉片戰爭以后,盜賊蜂起,在朱家峪這個封閉的山溝里,村民們的安全和財富受到了威脅,于是他們在周邊的山上修建了一道防御性的圍墻。成功地阻止了盜賊們的搶劫和掠奪,但堅固的山墻卻擋不住時代發展的腳步,在這個封閉的山村,也出現了遙遠的德國的染料桶。隨著中國淪入半殖民地半封建社會,朱家峪也不能再繼續往日的舊夢。20世紀初,朱家峪開始有了新式教育。1932年,開明人士朱連拔、朱連弟創辦了朱家峪女子學校,這是中國農村地區較早的女子學堂,在此基礎上,幾年后,朱家峪開辦了山蔭小學,校門是仿照當時培養革命軍官的黃埔軍校校門所建。今天,從山腳下的新村穿過那古老的門洞,便會如時光倒流一般,將你帶回那舊日的年代,朱家峪的水井、房屋、道路和橋梁,是中國北方山區村落建筑的典型,它濃縮了中國古代農民一段艱苦創業的歷史,凝聚了中國北方農村一縷濃郁的鄉情。

責任編輯:張娜

熱點推薦
+更多推薦
江苏麻将 盐城